江湖正史小說-討論區

江湖正史小說-討論區

歡迎到此來發表您對於江湖正史小說-該創作之感寫心得或是任何想法與建議.

 
主題: 討論 商店中的一則評論
時間:2020/9/27上午 02:33:51


剛剛在商店中看到一則對江湖的評論,是兩天前留言的:「(江湖)欠缺遊戲性。 撇開對新手不友善, 這個遊戲最大的問題,是假扮演之名行聊天室之實。 因為遊戲內元素太過貧乏,導致玩家並無太多遊戲內話題,更不要說“扮演型”話題,基本上聊的也都是基於熟捻,基於遊戲外。 立意過高,卻無相當的設計, 只能說這是一個乍看吸引人,事實上無聊的遊戲。 真實的世界是由食衣住行育樂組成的,要想促成玩者以聊天的形式扮演,你必須充實遊戲內這些元素,否則你開個聊天室就好。」
這段評價非常中立客觀,當前站務認為不多加限制,設計過多細節,而讓大家依靠想像力自由創作,但評論者認為這會讓大家都往現實話題聊去,即使禁止現實了也還是以各種手段加以避開,而非真正的扮演型話題,因此認為遊戲本身應該要設計更多元素,有如真實人生,使遊戲的話題性更豐富,並且明定江湖的背景架構,減少現實話題爭議。


本篇屬於角色扮演討論,從遊戲性功能著手鼓勵與提升角色扮演品質,懇請過審

 
主題: 期待填坑
時間:2020/9/27上午 12:35:44


原罪十六的流雲主府一役
無心門究竟為何選擇幫忙

 
主題: 支持
時間:2020/9/27上午 12:09:56


提名葉緋月
 
主題: 提名
時間:2020/9/26下午 10:17:54


葉緋月,忠於人設,只因殞蘀一句拍拍就死了,不顧他人觀感,毫不留情出手,積極演出角色
 
主題: 主題不重要
時間:2020/9/24下午 01:49:48


辛苦筆者了。
要創作,又要花時間上江湖和大家交流想法。

 
主題: 請問
時間:2020/9/24上午 02:14:02


筆者確定這禮拜五開始就會固定聊天王前時段上線交流了嗎?
 
主題: 提問
時間:2020/9/21下午 09:36:22


那深淵惡魔持有的鳳霞金冠是宗祠的?
 
主題: .
時間:2020/9/21下午 02:24:23


過往的江湖正史每次更新,都會炸出一堆人江湖人討論。
然而現在江湖正史的更新,卻已經沒有當初的討論熱潮
,也沒有甚麼人因為正史的更新而被炸出。

 
主題: 凌冬生
時間:2020/9/21下午 12:25:58


回覆:角色魔化

願意花100萬買一個生死未卜,我認為可以是一個好的題材,相識的人可能會守,相恨的人會動手,無論怎麼看待魔化的角色都在遊戲規範內。


回覆:鳳霞金冠

劇情裡面九苼覬覦的是宗祠那頂鳳霞金冠,依據是原武功榜第一是流雲,後來成為玄胤,所以猜測宗祠的鳳霞輾轉被玄胤所得。

回覆:上線

我會登入啊,但不定時,不然以後週五9:00-10:00聊天王前上,看有什麼問題可以提出。

 
主題: 請問筆者
時間:2020/9/21上午 02:09:08


能否像人物誌編輯一樣,會主動上市集或休息區,找當事人,因為現在的交流方式,都是要當事人主動留言給筆者,才有進一步互動與詢問的機會,如果對方都沒有進行留言,在心境描寫上比較無法寫出當事人實際的感受,事件描寫上也可能因為旁觀者角度而不如當事人那麼透徹

雖然討論區可以指出錯誤,但討論的人一直都不多,而且初稿已經寫出來,要大規模修改也不適合,反而是在動筆之前,先去找當事人,那會方便許多

 
主題: 更正
時間:2020/9/20下午 05:51:48


木璟並非代理堂主
職位: 冬暝坊主【古木映璟】
人員: 木璟
職責簡介: 無
地位: 999

 
主題: 提出更正
時間:2020/9/20下午 02:30:28


弱不禁風的書生。

忽地想起蘇昀泉提起殺手一事,九笙想也不想,矛頭直指一人:「要我表態可以,我要見到燁離。」

--
是蘇昀絕。

順便問一下筆者,你設定的鳳霞金冠是以前正史提到被盜取的那頂?

 
主題: 江湖正史智亂天下五
時間:2020/9/20下午 01:48:07


當初送走了深淵惡魔,秋霜夢焉便少有聽見楌午夷的行蹤,最後傳聞敗亡於昔日「無心三劍」的劍傲蒼穹手中,劍傲蒼穹自修練蒼穹劍意後仍不斷提升武學,時至今日已在將軍城闖出「清流劍」的名號,劍傲蒼穹的劍有多快?怕是只有他的劍下亡魂才得知了。

便是聽到惡魔殞落的傳聞,如今秋霜夢焉見聞熟悉的殺人方式心下備感驚奇,午夷與那深淵惡魔的身影竟似重疊在秋霜夢焉眼前,才被秋霜夢焉戲稱「小惡魔」。

但秋霜夢焉可不想隨便曝露了行蹤,抄起隨身的斗篷,跳了客棧的窗子而去;這些年躲避仙宗追緝早躲入了江湖神秘聖地之一「芷郁蘭幽谷」又得九蛇氏少主九笙暗中掩藏身分,才得以平安。

如今仙宗內部氏族派系之爭逐漸升溫,九蛇氏也難獨善其身,少了九笙透漏仙宗人馬的行蹤,秋霜夢焉行事只得更加小心謹慎。

秋霜夢焉離開後,東方逐漸魚白,客棧內的店小二正逐戶為上房賓客換上洗漱水盆,而在店小二身後則跟著一位身形高瘦的中年人,那人呼吸均勻,腳步輕盈,已靠近店小二身後三丈,店小二仍未自知。

小二回頭,受到了驚嚇,手上端著臉盆的水就要灑在中年人身上,中年人右足踢翻了臉盆將撒落的水全部接起,所有的洗臉水被密合在盆子內,中年人就這樣一腳抵在了牆上,勉強擠出了一絲微笑:「在下來自昀泉末氏,想向小二哥請教一事。」

中年人露出一口森白的潔牙,搭上勉強擠出的笑容,令人看了油然生出一股森然寒意,中年人手腳俐索,拿出了一幅畫卷及一袋碎銀,畫上有個披著漆黑斗篷的身影,斗篷下是一頭異於常人的灰髮。

時至入夜,那中年人才從客棧離開,手上的那袋銅錢卻是多了不明的血漬,中年人不禁嗔道:「真他娘的能躲。」


***

不夜城內縛仙人,不夜城外人伏仙。

司徒瀲曦將手中黑茶茶渣遞給九笙,雙眼直直盯著九笙,絕不放過一絲表情,暗中再起縛仙律功法,若是九笙有了任何破綻,司徒瀲曦將會毫不猶豫地拿下九笙。

九笙面對出自萍蓮鄉的黑茶茶渣,心念電轉已然會意司徒瀲曦之意,料想必是自己長期替秋霜夢焉洩漏仙宗訊息,引來其他氏族的關切了。

不過苦無證據,便藉芷郁蘭幽谷谷主所產之黑茶試探,如今仙宗派系之爭未明,誰能拉攏九蛇氏支持,誰便能取得關鍵,其他氏族尚且如此,唯九獨秀的九笙又豈會不知。不過眾氏族有這種心思,未必有這種能力,才讓這司徒氏後人獨自前來試探。

單憑殘缺的縛仙律,壓制的住我嗎?

九笙收下黑茶茶渣,看了眼窗外魚白的陽光;思考該如何擺脫仙宗的掣肘,氏族身分已經大大影響自己行策,尤其看到了先前派出的三人在窗外留下的暗號,由於司徒瀲曦還在,以致無法現身。

「瀲曦,直接挑明了吧,你們想怎樣?」

司徒瀲曦收了暗中凝聚的氣勁,眨著異色的雙瞳,歪頭笑道:「九蛇少主智冠天下,十二氏族及墨宗主皆盡表態,仙宗內部已成五五均勢,唯你九蛇一脈按兵不動,誰得少主相助,誰便得關鍵。」

「還是…為除隱憂,仙宗該先排除不安定的因素呢?」

見九笙眼中閃過一絲猶豫及微不可查的殺機,司徒瀲曦雙掌合十,在張開雙臂,兩手並指成劍,一股異樣力量遊走司徒瀲曦任督二脈,司徒瀲曦尚未靠近,九笙已感壓力,九蛇氏為仙宗最古老的一脈,血脈越純淨,受縛仙律的壓制越大,即便眼前僅僅是…

弱不禁風的書生。

忽地想起蘇昀泉提起殺手一事,九笙想也不想,矛頭直指一人:「要我表態可以,我要見到燁離。」九笙暗運一股內勁,強忍縛仙律帶來的不適,雖是抵擋的艱辛,面上仍是一片從容不迫的模樣,弄得司徒瀲曦內心狐疑不已。

聽聞九笙果斷決絕,司徒瀲曦不敢馬虎,劍指末端的松煙墨仍在流淌,縛仙律仍在運作,冷言:「離叔有事耽擱了,少主要多久時間?」

「離叔?你們關係何時這麼好?」

九笙訝異司徒瀲曦對燁離的稱謂,畢竟司徒氏一向以「昀泉執筆」自居,其中燁氏曾反對執筆一脈不該由十二氏擔任,也造成兩氏的隔閡與摩擦,但關司徒瀲曦如今態度,關係非但沒有外界說的這麼差,反倒頗有交情。

看司徒瀲曦眼神仍是警惕,九笙礙於宗家血脈限制,無奈道:「司徒小鬼,別這麼緊張,我堂堂九蛇少主,像是會暴起傷人的人嗎?」

「妳不是嗎?」

司徒瀲曦劍指抖轉,一道松煙墨影打在九笙欲伸往腰間銀鈴的手上。

「少主太不老實了,瀲曦只好…呃!」司徒瀲曦打掉銀鈴同時,九笙將銀鈴的另一頭以綢緞迴繞以掩藏攻勢,司徒瀲曦未能察覺,被銀鈴擊中腹部,連退了數步才化消內勁。

只怪司徒瀲曦底子太差,縱使九笙受縛仙律所制,單憑根基也隱有扳回局勢之相,之所以沒有這麼做,很大一部分是因為仙宗當前局勢未明,誰也不肯為他人作嫁,彼此皆保留三分。

九笙突來一擊也不過是個警告,否則憑司徒瀲曦的能力,方才一擊怕是要了小命;傳聞九蛇少主誤殺的人可不在少數。

「我一向不喜歡別人威脅我,莫說我沒提醒,暗中定有陰謀者等收漁翁之利,參與內鬥,無論誰贏,對十二氏、對仙宗,都是輸。」

九笙強忍不適,背對著司徒瀲曦看著窗外如此說道,司徒瀲曦深思九笙一番話,主動撤去了松煙墨,墨影消失,縛仙律也同時失效。

「但不可否認,十二氏早不齊心,既是要見離叔,瀲曦便為少主去尋,希望少主好好考慮。」司徒瀲曦深深一躬,甩了甩袖子,迎著朝陽離開。

確認了司徒瀲曦離開後,那揹著尹蘭冬使暗器的男子等兩人,才閃身進了九笙的房門,身法迅速,不留痕跡,即便在光天化日之下仍能做到不為人察覺。

「把尹蘭冬留下,我來處理,你們暗中看好司徒小鬼,有任何風吹草動立刻向我回報。」九笙閉目調息,迅速地支開了揚指二人。

揚指兩人摸不著頭緒,但也逐漸習慣了這位「雇主」的習性,左右都是賣命,還要花腦子琢磨「天下首智」的想法就實在太累人了,便與燕虹相視一眼,退出了房間朝司徒瀲曦的方向追了去。

「我問什麼,你便答什麼,明白嗎?」

「呸…」尹蘭冬被揚指重傷,連要吐在九笙身上的唾沫,都吐不出去。

「答錯了…」

房門內,尹蘭冬奄奄一息,九笙調息數個周天,才除去縛仙律帶來的不適,九笙催動心法,搖起銀鈴,盈耳天籟,竟使得尹蘭冬心魔叢生,一時竟被嚇暈了去。

武林至寶除了不老仙泉外,就是鳳霞金冠了,世人為尋不老仙泉,為九泉天書拚得要死要活,九笙因九蛇宗家血脈,在九笙眼中的至寶,僅剩「鳳霞金冠」,傳聞流雲飄蹤昔年重傷曾得金冠中的穹蒼之力相助,得以恢復巔峰,卻無人證實。

直到流雲飄蹤亡時,身上竟無散逸「穹蒼」之力,那便證明,鳳霞金冠並非流雲飄蹤所得,而除了凌雲雁、牧野長風這等武林名宿,近期崛起的高手,莫屬桓嶽府主尹玄胤了,那鳳霞金冠便極有可能在他手中。

正是流雲飄蹤的死,確定了鳳霞金冠的下落,九笙才將行策重心放在了桓嶽府上,收攏白亦陵不過是附帶價值,身負九蛇血脈,九蛇氏歷代皆為智者,唯有九笙不甘只是一名智者。

「若有鳳霞金冠…」

極端的智計加上極端的武力,天下間哪個地方去不得,哪個地方管得住我,什麼九蛇血統的詛咒,這一代,我必將打破詛咒!

尹蘭冬逐漸恢復了意識,九笙故技重施,尹蘭冬又受心魔所困,心中最大的恐懼一一浮現眼前,已分不清現實或是幻境,逐漸崩潰的理智,面對九笙的質問,尹蘭冬嘴上仍是不說。

「還想再經歷這樣的痛苦嗎?」

「操你…」尹蘭冬執行任務一向沉默寡言,極少不文,九笙反覆的折磨倒是磨出一絲血性。

「你既不說,我也不強求,回去吧。」

九笙鬆開了揚指在尹蘭冬身上的禁制,卻是暗中打入了數道暗勁,手法之高明,尹蘭冬本身也未察覺。

尹蘭冬狐疑的看著自己,九笙再度甩起銀鈴在手中,冷笑道:「還不走嗎?那就留下囉?」尹蘭冬聞言哪敢久留一瘸一拐的快速離去。

「哎呀,不小心找人發了些脾氣了…」

九笙一陣冷笑後逐漸變得瘋狂,瘋狂之中卻又帶著一點喜悅,九笙雙手捂著臉,試圖讓自己冷靜,只能在指縫之間,看著自己那雙病態的雙眼…


***


桓嶽府與九督統隊之爭也將近尾聲,雖憑藉地利與天險屢屢擊退九督統隊,宗門畢竟還是宗門,無法真正與朝廷抗衡,鏖戰數月雖是保住了基業,可經此一役,桓嶽府元氣大傷。

大戰方休,正是養精蓄銳之時卻在有心人操弄之下,傳出桓嶽府主暗殺諸多江湖名宿之事,其中就包含命運聖女嫣楓受襲傳言,不夜城已是滿城風雨。

內傷累積已久,本欲沉心養傷,暗中有人修書一封要桓嶽府主尹玄胤收下。桓嶽府主書房之內滿是刀劍器械,還未走入便感殺氣撲面,兵者不詳,鮮少有人用做擺設,大多為鎮煞之用,尹玄胤甫經大戰,內傷沉重,一封密函,道出宋白先生多年隱藏的秘辛。

心下百感交集,一口心頭血,嘔之不出,運功欲緩卻有走火入魔之兆。

白亦陵甫回桓嶽府,思索九笙口中所述,天下首智豈會無的放矢,卻又想不出該九笙是哪來的信心來算計桓嶽府,穿過竹林月影,來至府主書房前,聽聞一陣不協調的呼吸聲,白亦陵大感不妙,推開房門,只見尹玄胤周身經脈閉鎖,已是出氣多、入氣少。

心下一急,運功欲助尹玄胤緩過這口氣,卻不知尹玄胤一身功力,乃集桓嶽府數人之功而成,一身武學駁而雜亂,難以精通,長久以來數道真氣互相制衡形成微妙平衡,白亦陵不知緣由,提元輸功,打破了平衡,尹玄胤頓時經脈逆衝,命懸一線!

而被九笙刻意放回的尹蘭冬也以最快的速度奔回桓嶽府,即便內傷沉重,也不願拖慢一分一毫,血跡沿途數里,即將步入桓嶽府週近之地,殊不料一舉一動皆在陰謀者算計之中。

大戰方休,正是休養之時,桓嶽府三環獅相青銅深鎖,門衛見尹蘭冬浴血歸來,出聲大喝:「停步,你是何人?」尹蘭冬傷重難言,扯下腰間令牌,直往門衛面門甩去,直奔府主宅邸。

果然如大人所料…

兩名門衛收起尹蘭冬的令牌,一人悄悄的頓入暗處,熟練地換上一身夜行衣,對桓嶽府內機關、崗哨瞭如指掌,一入尾隨尹蘭冬撞見預料中的一幕。

尹玄胤命如風中殘燭,尹蘭冬浴血奔回,卻是有口難言,憤怒而顫抖的怒視白亦陵。就在尹蘭冬靠近白亦陵兩人同時,兩人身上同樣異香瀰漫,三人之間,就屬白亦陵傷勢最輕,感受尹蘭冬身上詭異內勁,白亦陵暗中運勁以防不測。

白亦陵看出尹蘭冬來者不善,開口苦言:「蘭冬,聽吾解釋。」尹蘭冬體內被九笙暗藏的內勁受異香牽引,勁力將發未發,暗處尾隨之人輕發一道掌勁,柳絮棉掌隱含崩山之力,一觸即發。

一聲驚爆,尹蘭冬身上內勁爆發,三人同時受創,尹玄胤命喪當場,暗處之人現身擒住尹蘭冬後翻牆離去,白亦陵血染白袍,一群府衛好巧不巧的同時出現。

「白亦陵,枉費府主對你一番栽培,你竟下此毒手!」

「不是我。」白亦陵嘴邊一口黑血,顯然已受不小的內傷。

「是不是你,幾位閣主自有評斷,抓起來!」

府衛層層圍上,曾經的夜雨高徒,已成桓嶽階下之囚,白亦陵怒目圓睜,雖心有不甘,但強大的理智迫使自己冷靜,只有無限悔恨,恨自己為什麼不能及早發現。

***

江湖風雲詭譎,桓嶽一朝驚變,府主尹玄胤就這樣抱著不解之謎而與世長辭,繼任府主飄陌晴常年隱於幕後,傳聞與尹氏舊脈有所芥蒂,內外難以齊心,其後不過數月,虎詔閣主宋凌楓遭襲身亡。

桓嶽高層先後辭世,飄陌晴難察暗中作手,遂快刀斬亂麻,破而後立,率桓嶽剩餘之根基另闢宗門,滄玥閣。

此舉驚動桓嶽府眾多元老,受尹氏舊脈掣肘,桓嶽府注定難以齊心,曲洛紜念及宋白與尹玄胤舊情,飄陌晴畢竟常年隱於幕後難以服眾,另闢宗門之事只得由曲洛紜一肩扛起。

而後動員將近三個月,雖經歷不少插曲,總算是動員完成,滄玥閣正式成立,首任閣主即是,曲洛紜。

桓嶽一傾,何以擎天,如九笙意料之內,而九笙汲汲營營的鳳霞金冠,誰也不清楚是否落入他手,但桓嶽府對抗九督統隊的傳說,注定成為歷史洪流的一塊礁石。

絕對沒想到的則是,在宋白與尹玄胤身亡之後,對桓嶽府伸出橄欖枝的竟是素無來往的奇兵院,劍青魂對於滄玥閣的整合及創立,暗中推波助瀾,掃平阻礙,滄玥閣才得這麼快的緩過來。對此,兩方掌門訂下永世同盟之約,在人人皆可為敵的江湖中,算是美事一件。

桓嶽府式微之後,朝廷秣馬厲兵,九督統隊重整旗鼓,有桓嶽府作戰失利的前車之鑑,九督統隊不再是一昧地針對宗門打擊,朝廷為此特設廠督一職,由廠督秦公公負責打擊江湖宗門。

秦公公有心壟斷江湖金脈,九督統隊不再與宗門直面對抗,反朝有千金鑄命之稱的許瑞下手,九督統隊兵臨軾泊,軾泊乃許瑞的大本營,一但失守,對整個江湖宗門將是元氣大傷。

許瑞雖在第一時間作出反應,不斷招兵買馬擴大蓋特軍團以對抗九督統隊,終究難敵九督統隊輪番襲擾,蓋特軍團潰敗,許瑞在軍團掩護下將資產轉回雲樓。

朝廷特立的綬督凌雲雁出面保下許瑞,秦公公心知朝廷大計,也不再進犯,由秦公公率領的九督統隊就這麼被凌雲雁三言兩語喝去。

而廠督秦公公掃蕩軾泊之後更是動作頻頻,為此,已有不少殺手潛伏暗中,以民為本的穗落堂與許瑞財團常年交易,如今許瑞一夜之間被朝廷端了去,穗落堂代理堂主表面仍是平和,不久後卻傳出代理堂主木璟孤身刺殺秦公公的大事。

朝廷設廠督不過一個月,便明面遭人刺殺身亡,秦公公手眼通天,不知多少受官員私賄,如今身亡,一時間不知多少人為了秦公公暗藏的帳本展開一場朝廷間的暗鬥,為此牽連甚廣,被刺殺官員不下十數名;最終還是皇帝頒旨不究,才免一場血雨腥風。

朝廷風波未息,江湖暗潮洶湧,許瑞經軾泊一戰後元氣大傷,遂化明為暗,重心轉向雲樓執法之事;雲樓老祖重傷療養後,也採取韜光養晦的方針,行事越趨低調。執法之事雖有蒼羽夜協助修訂,奈何孤掌難鳴,如今許瑞全力協助,省了蒼羽夜無數心力。

律法之外,水都湖畔,詭譎風雲暗湧,孤舟煙波釣叟,湖心雖靜,一子驚起漣漪,擾了釣叟竿下清魚。抬眼望去,九笙嘴角微揚,自從在桓嶽府目的達成後便離開了不夜城,深知燁離精算習性,未有說服的把握前,必不會和自己見面。

水都苑卻傳出「血契」傳言,只要有人與「血契」定下契約,受血契制約者必會為其達成任務,九蛇一脈在仙宗地位雖高,卻無實權,九笙長久以來暗中招兵買馬,今有血契可用,自然不介意多等幾天,然而苦尋數日皆無所得,唯一不同便是此釣叟在同樣的時間、同樣的地點出現。

諸多巧合絕非偶然,釣叟抬眼,眼中盡是殺機,雖只一瞬,九笙豈會錯放;粼光長浥,孤舟駛近,釣叟輕拾釣竿,踏岸煙波擾散,不悅道:「妳嚇到魚了。」

九笙回以一個歉意的笑容,拱手答道:「水至清則無魚,湖上清澈,一連數日,老丈獨釣孤江可有收穫?」

釣叟不答,眼神微微瞇起,數日無魚可獲,舟上三只竹簍,卻裝滿了不同的水貨,沒有正面回答九笙的問題,而是打開了竹簍上的蓋子,打算用成果來回答九笙。

第一個竹簍內盡是滑不溜手的鰻魚,在彼此的身上游移不定,看著嚇人,第二個竹簍則是一只只的王八,頂著大龜殼一動不動的沉靜在竹簍裡,也不知死了沒,第三個竹簍不是活物,是一塊塊從沿海進口的「鯊魚肉」。

「看來是我看差了,孤江無獲,簍內收穫倒是頗豐,老丈倒不像釣客,反而更像魚販呢。」九笙睜大賊溜的眼睛,戲弄竹簍內的鰻魚。

「錯了,老朽還是釣客,但今天才釣到魚。」釣叟答道。

「將我喻為魚嗎?不知是人釣魚,或是魚釣人呢?」九笙抓起了一隻鰻魚看著釣叟:「怎麼稱呼?」

釣叟褪下竹笠,露出平凡的不能在平凡的面容。

「夏文青。」

***

遙駐四邦之外,獨立周郡之中,百家燈火耀夜空,朝廷紛爭、江湖暗潮,市集閱盡人生百態;沿途行進看著市集種種人生。女子好奇看著賣油人那銅錢葫蘆的嫻熟技巧,眼中盡是佩服。

聽到鄰巷孩子在街上戲耍,紛紛圍著吹糖人,要吹糖人給他們做出一隻隻不同形狀的麥芽糖,那孩子不捨的嚐了一口「奇形怪狀」的糖衣,臉上滿足笑著說道:「清風哥哥最好啦~」看著孩子的笑顏,也許是徐清風作為吹糖人的驕傲。

而在徐清風的隔壁攤位,一位面容清秀,眼角帶著淚痣少女,攤位上擺滿一把又一把的「香菜」,兩人的攤位相近,但相較於香菜的特殊氣味,圍繞在徐清風身旁的孩子明顯的更靠近徐清風一點,看著這一幕,北辰萱撇了撇嘴:「什麼嘛,一群不懂香菜的人。」

聲音很小,但心細如髮的徐清風同時也給了北辰萱一個禮貌地笑容回應,原本惱火的北辰萱看到徐清風的笑容,直接塞了一把香菜過去。

看你還敢不敢笑!

女子走過徐清風及北辰萱的攤位,看著他們的互動覺得極其有趣,這些是從小生活在昀泉仙宗的自己從來沒體驗過的生活,看向西照的斜陽,女子加快腳步,仙宗多年搜尋的目標,終於有下落了。

不老仙泉的源頭!

市集雖獨立於四邦之外,但其規模不下於任何一邦,「第一棧」為江湖中最為聞名的驛館,四郡之中皆會有第一棧存在,兩座大紅燈籠之間,匾額上「第一棧」三字勢走龍蛇,左開右合,搭上匾額下方的落款,更顯得豪邁奔逸,氣凌百代。

女子看著第一棧的門匾,門口招待的小二隨即靠前,一邊搓著長繭的雙手低頭哈腰問道:「客官住店嗎?」

女子皺眉,掃視二樓的各種上房,向小二問道:「有沒有三個人,一個胖子,一位公子,一位…長的極是猥瑣…可有看見類似的人?」

「我可不覺得自己長的猥瑣,還有…末冽你遲來了。」

末冽轉頭一看,正是當初打聽秋霜夢焉下落的那名中年人,中年人站的挺直,整個人猶如一把利劍,留著修的細長的八字鬍,挑眉看向末冽。

「末鉅!」

末鉅兩眼瞇成一條縫,不耐的道:「別和我套近,我在你心中可猥瑣著…」末鉅本想在調侃兩句突然看到了那道身影,比了一個噤聲的手勢。

末冽、末鉅等五人的五行戰陣配合已久,彼此心領神會,見末鉅神態,末冽順著末鉅的眼神望去,看著第一棧一樓的角落坐著一道讓人心心念念的身影。

「那不是!」

見末冽就要行動,末鉅拉住了末冽:「別衝動。」末鉅手勢指向了第一棧的掌櫃及小二,兩人呼吸渾圓,儼然內功深厚,第一棧不許動武的規定立下許久,末冽第一次出宗,末鉅怕她一個衝動被第一棧的人惦記上了,這才及時制止了末冽。

兩人身後不知何時,站了一位胖子和一位書生打扮的公子,因為末鉅回歸的時間異常,末炙、末森以為出了意外,但在看到末鉅的眼神同時,他們也見到了仙宗心心念念之人。

秋霜夢焉!

秋霜夢焉功力不下於昀泉仙宗的任何一人,四位末氏族人能察覺秋霜夢焉,秋霜夢焉也早就盯上了四人,將銀灰的長髮撥至耳後,秋霜夢焉蔥白纖長的手,慢悠悠的將淡金色的茶湯倒入杯裡,第一棧的庇護下,秋霜夢焉有自信幾人不會拿自己怎麼樣。

仙宗是越活越退步,這幾年爭傻了吧?末氏聞名的五行戰陣,只派了四個後輩憑藉殘缺的陣法就想抓我回去?

秋霜夢焉心中鄙夷,就連第一棧上好的茗茶也飲之無味,挑眉看向末氏四人,赤裸裸的挑釁,四人走近,坐在秋霜夢焉的對桌,個性最衝動的末炙頂著一個大肚皮,哼了一聲,將一壺茶水一飲而盡。

末森打開手中摺扇,作勢在末炙身上搧了幾下:「別氣別氣,他可算是我們的長輩呢。」末炙聞言反駁道:「你有這種長輩?他這是…為老不尊!」末炙不擅言辭,硬是擠出了一句成語。

「幾位小友能找到我也不容易了,咱們也別拖拖拉拉,打一場如何?」

常年的追殺讓秋霜夢焉心中有了怨氣,秋霜夢焉一反常態,主動約戰,心想連你們四個後輩都勝不了,不如拔劍自盡算了!

「秋霜前輩既有此意,我等自當遵從,請!」

秋霜夢焉邀戰,對末氏四人而言這是再好不過,五行戰陣雖缺一員,憑藉四人合擊之術,仍能使出四象戰陣,只是在這第一棧行事難免綁手綁腳,見秋霜夢焉率先走出了第一棧,其人之狡詐,四人可是從小聽到大,四人魚貫而出,就怕秋霜夢焉遁逃。

秋霜夢焉一路向北而行,行徑人煙已罕,寒鴉長空疾,秋霜殺意升,長劍未出,末氏四人已感殺機臨身,獵人反成獵物,四人合擊之術早已大成,當下運起仙宗功法,金、木、水、火四象分立四方,直逼秋霜夢焉!

「前輩莫要為難,交出主脈天書,對你我、對仙宗,都是好事。」末森還想再勸一句,淡見秋霜夢焉臉上決絕之色,只能一嘆。

「莫說天書不再我身上,就算有,也輪不到你們來取!」

秋霜夢焉劍指微揚,逼向末氏四人,一雙冷眼所盯者皆是陣法破綻之處。

「讓我來教你們真正的…」

秋霜夢焉冷語一出,四人無不駭然,只見秋霜夢焉身法游移穿梭陣法之間,身形已難掌握,速度提至極限,猶如一人四化,又聞秋霜夢焉一句:「末氏四象陣!」

***

司徒瀲曦自不夜城與九笙分別後沿途尋找燁離的下落,雖然仙宗之間互有聯絡之法,看到燁離的沿途留下的記號,越走越偏離仙宗勢力範圍,司徒瀲曦雖疑惑,卻因本能相信燁離也沒多想。

揚指、燕虹兩人奉命追蹤,半個月前查覺到司徒瀲曦的詭異行蹤,行事縝密的揚指決定讓燕虹先行回報,自己則繼續追擊司徒瀲曦,

「我就說離叔給的記號怎麼會越走越遠,出來吧,仙宗的內鬼!」司徒瀲曦終於發現了不對勁,此地四面環山,竹影蔽日,兩側懸河,一處襲殺的「絕地」。

司徒瀲曦冷靜判斷敵手,思考生存可能,想也沒想就將矛頭指向目前與司徒氏、火華氏反對的宗族,厲聲問道:「是杜氏還是葉氏?」

縛仙律傍身,仙宗門人那是傷之不得,司徒瀲曦暗中散出松煙墨,眾多死士一擁而上,司徒瀲曦催動縛仙律,驚覺敵手竟不受縛仙律所制,再度交手,司徒瀲曦已落下風。

暗處揚指奉命追蹤司徒瀲曦,揚指心思倒也玲瓏,九笙要的絕不會是司徒瀲曦的屍體,但這書生武功實在太低微,揚指再不出手,只怕司徒瀲曦要被人斬成肉醬,雙手食指各捏三枚袖裡針,覷準時機就要發出。

殊不料,早有另一人盯著揚指的一舉一動,之所以沒出手,就是等揚指發招破綻;六道袖裡針聲東擊西,正是揚指成名殺招「指東殺西」!

六道袖裡針無形無定,難以捉摸,甚至連司徒瀲曦都沒看清周遭死士是因何倒下,死士數量眾多,面對非仙宗之人,縛仙律無用武之地,司徒瀲曦左支右絀,揚指縱能解燃眉之急,終究是杯水車薪。

更何況,暗處盯著揚指的那人,在揚指發招同時,看準揚指發招時間差,贊上雷霆一掌,揚指本就不擅近身搏鬥,如今遭人欺身搏殺,已有思退之心,司徒瀲曦、揚指兩人同遭致命危機。

不同的地點,相同的遭遇,燕虹為回返不夜城稟報司徒瀲曦的詭異行蹤,反倒真正遇上了燁離一行人,燁離雖不知燕虹與九笙合作關係,但他們知道…

「腰懸細劍,面容冷峻,眼下留有刀疤,可是朝廷欽犯,燕虹?」面對燁離質問,燕虹察覺來者不善,右手已輕握劍柄,正欲隨時發難。

「你方經戰事,這人就讓給我吧。」

一柄木劍橫亙於燁離及燕虹之間,宛如泰山巍然,卻是鋒芒盡斂,但任誰也無法忽視木劍當中隱含的沛然劍意。

燕虹眼神愈冷,抽出腰間細劍,劍尖對向木劍的持有者。

人如那柄木劍一般身形低調,一身氣勢卻是節節攀升。

「你是誰!?」燕虹已感敵手非是易與,暗中催動真元,欲先發制人。

那人拍了拍燁離的肩膀,從燁離身旁走過,緩緩握起木劍,木劍每出鞘一寸,劍意便濃厚一分。

「在下,不過彤雪門一打雜工罷了。」

打雜工抽出木劍「機巧藏拙」,揮袖一甩,一手復後,劍指燕虹,滔天劍意沛然而發。

「請!」
-------------------------------------------------------------
歡迎提出看法意見以及bug修訂. 謝謝

 
主題: .
時間:2020/9/16上午 11:44:23


覺得他不好,可以提名一些覺得誰比較好,怎樣好的名單,而不是酸葡萄又沒建設性
 
主題: 夏文青哪裡好啊
時間:2020/9/16上午 03:29:51


他是做了什麼,我怎麼感覺他沒什麼出現也沒啥存在感啊

應該一堆人比他演的更好吧

 
主題: 哪裡好?
時間:2020/9/14下午 08:04:17


誰說好?好在哪?
說好的請亮名出來投票唷~

 
主題: 提名,夏文青
時間:2020/9/14上午 11:32:51


劇本好,演技好,上正史有何不可?
 
主題: 想法
時間:2020/9/13上午 04:25:25


不一定要反派搞事才能上正史吧,看久會膩,可以寫一些正派平衡
沒意願扮演的就不用寫了

推薦幾個
純入戲:末炙,末洌,末森,末鉅,黎列思
偶爾入戲:宮無殤,單於蘭玄
很有特色:將軍暴走族(泰然,劍傲蒼穹,司徒瀲曦,雪寒凜,桃千千,悠希,梅霓,林茗等
沒列到請見諒)

 
主題: 建議正史筆者
時間:2020/9/7上午 02:11:56


希望正史之後能有一個場景,是以第一或第三人稱,描寫人聲鼎沸的市集,因為人潮眾多,地處核心位置,不同職業、不同人士也都會在此交流互動。
藉此場景寫入一些在聊天室內認真入戲的角色們,像是有路邊占卜的、擺攤作生意的,讓這些角色有出場機會,也當作犒賞他們的獎勵,而不是一定要造成像是新聞戰報之類的話題事件才能被寫入。

 
主題: 關於「玩家轉化反派NPC」的討論
時間:2020/9/5上午 12:11:50


反派NPC頁面新增玩家轉化的說明了,覺得很怪異。
姑且不論,會有誰用一百一十萬貨幣加上畢生積蓄來的仙丹,去換一個對玩家幾乎沒有殺傷力,也無法造成玩家話題的NPC。以兩三千顆仙丹來看,約可以到三十層,武力值相近的秦公公、揚指等角色都不知道被殺了幾次,那我這些仙丹還不如拿去吞魔丹實際去扮演。
因為是正史討論區,所以談的是正史相關。
一、如果一名玩家是正史小說中的要角,突然有天臨時轉化成反派NPC,請問小說要怎麼寫?原有該角色的師門關係等,以及幫會關係等,其他角色要如何應對?
二、承上,轉化後若一百八十天內未死亡,可以選擇恢復玩家身分,請問若小說已經寫出魔化、斷絕關係等情節,要如何應對?若該反派NPC在過程中殺了不少人,理應他回到江湖上該被大家圍剿,但因大家知道NPC的攻擊行為並非玩家本身能所控制,因此仍正常聊天讓該角色融入社會,這種不合理情節要怎麼辦?
三、假設該NPC在過程中多次重傷甚至跳崖歸一,導致武力值大幅下降,但因一百八十天已到,恢復玩家身分後,此時功力變回依原本的攻防來計算,在角色強弱的描寫上要如何合理化?

=.=.=.=.=.=.=

關於先前傳出有人質疑筆者創建玩家角色寫入小說影響公平性的問題,
我在想,這是否應該推廣到「所有站務人員皆不得創建玩家角色影響小說戲份篇幅」?
正史小說一個很吸引人的地方,就是你可以在小說上看到自己的名字,以及自己的演出、人設等,也是一件很有成就感的事情。那目前的反派NPC,我們是否可以視為,這些由站長原創的角色,某方面確實影響了公平性呢?
站長只要自創幾隻角色,不用實際登入遊戲進行扮演,就可以用反派NPC的名義,讓正史小說上出現大量自己取名的角色。雖然NPC屬於中立性質,用意在讓筆者可結合自由發揮如推鍋等輔佐性質角色,但另一個角度來看,一般玩家要努力扮演很久才能辛苦取得戲份,這些由站長設計出的角色卻能期期都在正史露面。

=.=.=.=.=.=.=

我的想法是,開放讓玩家在正史討論區刊登角色投稿,就如目前反派NPC頁面的說明一樣,講一句簡短的介紹,名稱、武器、職業、招式、個性等,但不能寫得太細,避免筆者發揮上會受限。甚至也可考慮,反派NPC在遊戲內的出場詞、攻擊詞,也開放玩家一併連帶進行投稿。
當未來站方要補充新的反派NPC時,就可以考慮挑選一到兩隻角色,沿用或稍微改編,正式成為NPC的一員,這樣也更能發揮玩家共同創作的精神。即使角色沒有被選上,也可以當作是集思廣益,看看大家武功、個性等描述是怎麼寫的,未來扮演新角色或撰寫人物誌上能有個方向。
若擔心會回到第二段所講,一些沒在進行扮演的角色,透過大量投稿NPC來獲取戲份,也可考慮投稿要戲份2000以上、一個月限投稿一位角色等限制,然後將正史討論區,改為另設反派NPC投稿討論區等。
當然,這些被創造出來的NPC,角色撰寫上的取捨仍在筆者,這裡只是提供一個玩家參與NPC人物設定的管道,而非完全都有站方進行設計。

 
主題: 回:問題
時間:2020/9/4下午 07:50:07


要如何扮演一位脾氣不好、直來直往的角色?才演一下就被殺了

在休息區練功唄~

現在的休息區不會像以前那麼冷清了,可以找到人聊天,一樣可以練功

而且直來直往的不只在江湖,就算在社會上也很吃不開吧,這是超級高難度的角色扮演,加油啊(拍拍

 
主題: re:問題
時間:2020/9/4下午 06:46:11


首先,你要有一顆堅強的心
再來,你要有一顆仙丹
最後,你要有靠山

要不然,就請你入戲再直來直往
不然你演你的,是遊戲玩法
別人殺你也是

~ 白然君

 
主題: 小貼士
時間:2020/9/4下午 06:38:52


首先,你需要扮演一個溫順的小羔羊,忍辱負重直到你的仙丹量足以威脅一半的江湖人士,等到足夠後,把仙丹吃下去,進市集,開始扮演你想要的直來直往角色,倘若有人看你不順眼對你動手,正好給了你一個正當防衛的理由,麻煩點開你的開始運氣,堂堂正正地扮只豬把那些幼虎吃掉吧
 
主題: 問題
時間:2020/9/4下午 06:30:41


要如何扮演一位脾氣不好、直來直往的角色?才演一下就被殺了

還是號稱自由扮演的江湖不允許這種角色?

 
主題: 提名,司馬文峰
時間:2020/9/3下午 09:47:40


前幾日有位「疑似」被易容的新人打傷令另外一位新人,就在眾人懷疑他時,他以死證明自己的清白,我認為在這個十分混亂的江湖世代,能將自己的性命交出只為了換給自己清白這樣的精神值得敬佩,雖然他這件事情是完全的沒有用,且沒有意義,甚至在某些人的眼裡可能認為是笑話,可能認為是無知,但依我看此玩家的所作所為是一件值得眾人學習的行為。
 
主題: 提名
時間:2020/9/1下午 11:17:15


2020.9.1號
末洌、末炙、末鉅、末森、秋霜夢焉
於江湖市集演藝出尋找主脈天書橋段

 
主題: 回應主題相關
時間:2020/9/1下午 07:14:49


之前換筆者的時候,告示也問過喔。
放進正史裡出版,不可能,因為藍雲表示正史出版應是一連續性劇情創作,不允許此類野史單篇性質以附錄方式收入正史。
放進野史裡出版,藍雲表示野史要出版也應以單一作者之長篇劇集為主,所以也放不進去。
因此你指的應該是說,將這篇放進遊戲內的野史欄位。

在之前野史欄位改為資格作家時,乙寸筆也有進行創作,但就將野史放到自己的留言板了,可見即使是筆者也無特權。
因此,比較實際的做法的話,應該是藍雲給予大量告示紙作特權,讓他將這些野史刊登至野史欄位,
或是玩家可以先到乙寸筆留言板詢問(目前已無飛鴿),經同意後再花費自己的紙張貼上野史欄位,作者再寫乙寸筆的名字。(幫他人代為投稿是可以的,在野史欄位剛改版時的投稿欄位有說明,但要經對方同意)


因為有些關聯,所以放在一起講。
前面有人問到的,關於劇情任務的問題,我自己的觀點是,無論劇情任務造成的話題如何,都不應被寫入正史。
劇情任務的劇情與事件,頂多當作是該人物在事蹟作為上的一個參考,此外正史也能劇本扮演情形看出各玩家角色個性,可說是人物誌的延伸,讓人設更完整。若筆者要撰寫劇情任務,請自行發布正史任務,兩者應完全獨立。
至於劇情任務,目前藍雲已啟動劇情任務結合野史出版計畫,請自行撰寫野史,或是找文筆較好者代寫,這樣也有機會讓這些劇情任務扮演成果出版,也因為正史不撰寫劇情任務內容,而不會有重疊的問題。
至於創建玩家角色,或偏袒特定角色的行為,我一個局外人就不多評論囉。

 
主題: 詢問乙筆和站長
時間:2020/9/1上午 12:31:34


主題: 搶先看:2020.03.21速筆
時間:2020324下午 04:47:08

上面那個(大約在12頁)

這邊速筆本來記得是乙筆寫給三部曲的間奏,
可是因為三部曲換筆者了,
所以也就沒有放進去也沒有收錄在十年一夜中。
建議站長或是乙筆能不能把他收錄在野史,
這篇文章其實真的不錯。

 
主題: 回須見愁
時間:2020/8/31上午 05:05:34


其實我感覺,雙雲鯉魚旗也是差不多性質的,玩家間的一個梗,不過在正史中也佔了頗大篇幅。

期待將軍城締造出的那些梗也有機會被寫進去

(不過玩家自己也得積極扮演就是,方便筆者搭橋)

 
主題: 提名
時間:2020/8/30下午 10:43:28


昨天半夜有兩場對戲,並使用狗仔紀錄,部分為關鍵字紀錄,筆者可參考。

許瑞、墨藏玄
內容與反派NPC朝廷線相關

末炙、末洌、末森、末鉅、九笙
內容與尋找秋霜正史任務相關

第一頁

下一頁

最末頁

刊登留言

刊登前必看

歡迎刊登給予_江湖正史小說_意見感想心得或是建議

每次投稿不需需耗告示紙....

江湖正史小說區,站務雜談 採用匿名機制..

江湖正史小說區僅討論分享相關回饋/角色扮演相關討論,其他議題訊息則不予以通過,請刊登於站務雜談。

主題


內容